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挑战下lof的底线bus

他左右就是不肯承认,仍关宏宇如何逼迫,偏说这已有过肉体的关系是兄弟情,叫人发笑。

关宏宇早就想不起来了,他们俩刚刚吵起来的源头,只知眼前人可恨,要了他的心又拿了他的命,而他自己那颗却还是半空中忽上忽下地吊他关宏宇的胃口,当真是恨极了!
承认又如何?你不也早就默认了吗,现在给我摆出兄长的威严,晚了!肢体推搡间易擦枪走火,关宏宇又是心里一股子邪火没处发,看他关宏峰一副从容淡漠的样子,就仿佛自己是个任性的孩子在不讲道理地瞎闹,于是恶向胆边生,仗着武力胁迫逼着人往床上去。

关宏宇强硬地捁着他的腰,迫使人半坐起来,一只手抓着他头发往下摁,“你睁睁眼看啊,你这个好哥哥,是怎么边硬着边吃下我的!睁眼啊!”狠厉说话间,肿胀顶开进了一个头又被卡住,关宏宇不管不顾往上顶,强行长驱直入没入整根,却堪堪只逼出关宏峰一声隐忍的痛哼。

耳边的污言秽语从未停下,那是关宏宇心里的委屈和暴怒一同宣泄,他想要彻底打碎这个人的防护,击溃他的理智和自尊,看他崩溃的哭,让他对自己认输,承认这段感情不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他关宏峰亦是背德的共犯,死死将人搂在怀里,胡乱地亲吻脸颊啃咬嘴唇,他恨不得把人吃下肚去,这样才能是自己的,可他的哥哥依旧是不出声,当真是个意志坚定,好个坚韧不拔!身下凶猛的进攻未止住反而越发强力,从刚开始的干涩到湿滑的畅通无阻,关宏宇像把全身力都往一处去般的操他,千方百计逼着人发出呻吟,“关宏峰你说说话……我操的你舒不舒服?你的好弟弟操的你舒不舒服?”明明是个凶狠的罪犯,却是吐息破碎颤抖的问出声,像个委屈的孩子赖在关宏峰身上,哽咽着一遍遍问,你舒不舒服?

“你舒不舒服?”
怎么叫做舒服?疼,酸麻,又是如浪袭来的阵阵快感,感官的交替让他险些缴械,将将就要朝身上逞凶的人认输,可他不想,终归还是胸腔里憋了一口气,死死咬着牙关沉默,这是场拖延战,谁先出声谁就输,房间一时只余啧啧水声和肢体碰撞声,粗重的呼吸在耳边喷洒,惹得耳廓像是要烧了,热啊,火似要榨干他身体的水分,终于是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而关宏宇则是撑此抓住时机,掐着他后颈急吼吼地吻了上去,张牙舞爪破开合上的唇,舌头粘着的缠绕,过多分泌的唾液由嘴角滑落,滴在裸露的肌肤上带去一丝凉意,却遭至火热的反扑,这股邪火直叫关宏宇糊了神智,终于是丢了一丝清明,不知不觉松了紧绷的那根弦,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