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温暖的事物02

虽然想写那种甜甜的日常,但在下笔的那一刻,这两个人便不属于我的思维了,一方面大概也跟我的渣文笔有关系吧。可能在你们看来,这篇作品文笔不好啊,不够傻白甜啊,但对于我,对于我文中的两个家伙来说,已经足够了。他们拥有了彼此,无论怎样都不打算分开,或许生活不能接纳他们,但他们可以适应生活,适应被远离的世界。他们的爱情不需要世俗来评价,成爱愿意为明明舍下一切,明明愿意为成爱打破自己不愿动手的戒律。这已经很甜了啊!

等等!!啊啊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 (。・`ω´・)/嘛,总之后续来惹!


【温暖的事物02】



『野兽就是野兽,与家禽不同,就算爪子没了,牙齿没了,它的灵魂也不会改变;就算外表如何温顺,内在也必定蕴藏残暴的本质。』


他被带回去了,他们一路牵着手,十指紧扣。盯着与自己相扣的那只手,有着健康的颜色,还应该会有他渴望的温度,虽然他无法感受。对方转过头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似乎看穿了他心底的想法,手扣的越发紧仿佛再也不会放开。街上的人用怪异的眼光注视着这对奇异的组合,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视线、脑海,只能容下这个与他并行的人类,而这个人类愿意陪伴他直至世界毁灭,情感若是为旁人所左右那就不是情感了。

他回到了那间屋子,生活如之前无二,只是屋里多了他并不需要的生活用品,以及,夜里相拥而眠的那个人。

成爱就算再忙也总会抽空陪着他,明明只是一起坐在屋里地板上发呆而已,可成爱却乐此不彼。仅仅只是牵个手,对这个人类来说都是无比的满足,这就是恋爱吧?失去理智却又克制着自己,恨不得向所有人宣示恋人的身份,为对方患得患失变得不像自己,言辞要三番四次酝酿,心情因对方变化。被说成没有自我也无所谓,因为这就是恋爱啊,只有恋爱的人才能明白的事。

那是一次意外,也是埋下的祸端被引爆。他从未遮掩过与成爱的关系,毕竟他的丧尸脑子里想不出这么复杂的东西,而成爱也坦然地宣示着,如果连恋人的存在也需遮遮掩掩,他又何必与他在一起。

最致命的不是黑暗里未知的东西,而是人类脑中永远停不下的想象。那些人围攻了成爱,因为惶恐,没有任何原因的对两个在一起充满了排斥。于是暴力再一次发生了,只是这一次是对着同物种。双拳难敌四手,成爱颓废地坐在地上,他不会去恨这些人,只是想念在阳光下静坐着的那只丧尸。生活总是充满意外不是吗?任何看起来不可能的事都有可能发生哦。所以成爱还是活着见到了他的丧尸,那是成爱第一次也是所有人第一次看到,一只丧尸能跑的那么快,爪子挥舞的力道如此之大,口中发出的嚎叫如此嘹亮,如同被侵犯了领地的雄狮。人群仓皇散去,他们发疯似得喊叫着,不敢再接近那个街角。成爱被拉了起来,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事件,同样的人,不同的姿势。成爱仔细的观察着他,和往常的他一样没什么特别,仿佛刚刚的丧尸那个不是他般,成爱还是笑着揽过他,给了一个拥抱。


『或许不能驯养一只野兽,但用你的心去交流吧,他会属于你的,这比仅仅得到外壳好的多。』


成爱动用他这些年建立的人脉关系试图平息此事,虽然事件暂时压了下来,但他明白总有一天隐患还会再次爆发的。人类日积月累所构成的偏见将再次吞噬他,还有他想要守护的东西。他本有一个办法,可保全他自己,那便是站回大多数人里面,只是只能保一人,仅他。但这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弃之而去,那成爱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他站在落地窗旁抬头望着月亮长舒一口气,总会有办法的,会有的。突然衣角被扯住,回过头那个丧尸静静地站在身后看着他,他笑了笑,轻轻唤道:“明明。”然后他看到明明歪了歪头,依旧面无表情,但他能感觉到对方的焦虑。抚上对方的脸颊细细磨挲着狰狞的伤口,“没事,我在。”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轻轻地响起,消散于空中。而对方慢慢的伸出手回握着,然后他听到了从声带

颤动中挤出的那个干涩的字眼。“走……”成爱慢慢的笑起来,抱住对方亲昵地揉了揉他的头,“对,明明。我们走,你真聪明。”


多年之后,他们将消散于历史的长卷中,而后人会做出什么样的评价也无关紧要了,他们拥有了彼此,这点就够了。他们远离了钢铁森林,远离了人烟,被人们驱逐于荒无人烟之地,那里或许有未知的危险,也或许是一个世外桃源。但是管它呢,紧握着对方的手,他们便拥有了整个世界。


评论(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