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假如他们交换了】之先行小剧场

【假如他们交换了】之先行小剧场

Ⅰ.

狄仁杰看着厨房里被水浇灭,发散着缕缕黑烟刺激感官的不明物体,心疼了厨房里的器具再一次报废。揉着一阵阵发疼的太阳穴,无奈的对从刚刚就傻站着拿了把锅铲一脸茫然的人劝慰道:“我带你出去吃吧,白……白客。把你那脸擦擦,白元芳那丑逼本来就丑的见不得人,这下子看起来更丑了。”白客听人话下意识抹了把脸,然后顿住抽抽嘴角:“你这不是连我都骂上了吗?我和白元芳长得一毛一样啊浩,不,狄仁杰!”

提及名字,两人同时默了,各自想着心里那人不说话。狄仁杰摸摸烟袋,叹口气转身走出厨房离开这尴尬的氛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摆着姿势无比地怀念某人,自言自语:“唉,我说你啥时候回来啊,再这样下去谁来包养我啊!这都没办法继续做个无忧无虑的帅哥了,啧啧。”

狄仁杰内心os:救命!!这才三天呢!厨房里的工具就换了六次!都是钱呢!这个生活技能比我还废的家伙是怎么生活的!白元芳,你赶紧给我回来!不然我就散伙了啊!白元芳!我数到三,你再不出来我就真走了啊?呜呜呜……你倒是出来啊

Ⅱ.

伴着窗台射进的因几近晌午而越发刺人眼的阳光,白客揉着眼起了床,他已经很久没起过这么晚了。之前都是有人会赶着他起床,想起那人,混沌的脑子也清醒了几分,有些难过地呆坐在床沿边。这才刚来几天,他就把厨房烧了几次,器具也都换了六次了。还有事务所里那些书信他根本分不清哪类是案件,哪类是感谢信,整理好之后就会忘,搞得狄仁杰焦头烂额,只好自己动手做事,不敢再求他做什么。天地良心,他只是想做顿饭,帮帮忙,谁知道会搞砸。想揉揉脑袋,碰到被发带捁住的长发后顿了顿,收回了手。因为不习惯长发,他根本不会扎头发,想想狄仁杰一脸崩溃地拿着梳子扯得他发根生疼,还是没敢弄乱发型,这几天他都是捁着头发睡觉的,弄得脖子都隐隐有落枕的迹象了。盯着阳光下显出身形在空中起舞的细尘,不禁感叹刘浩已经跟这肉眼看不到的细尘般占据了自己的生活——不是等等!我这是在骂浩哥吗?

白客内心os:wtf?!我的手机我的动漫!还有我的浩哥!老天你竟如此绝情绝义冷酷无情丧心病狂是人干事?!天啊,这头发怎么捁的?衣服也……厨房里怎么生火来着?

评论(1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