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当你老了】又名你丫怎么还没死我好收尸02

【当你老了】又名你丫怎么还没死我好收尸

〖这就是三个老人越老越逗比的故事,请不要在意方须须的气场原因,也不要在意他们之间的“谩骂诅咒”,相信我,那都是深深的爱——〗

〖另外,这些梗均来自【极品基老伴】〗

白元芳从未这么焦虑过,是的,自从他上了年纪后从没有这般焦躁不安,屁股长刺似得坐立不安,踱着步子在厅堂晃悠,直到方起鹤不请自来进了门:“好久不见啊。”闻言,心下着急却还是毫不吝啬给了人一个三白眼,拎起茶壶倒了杯清茶递过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天早上刚在我家吃过早饭。”对方不可否认耸耸肩,接过茶恰意的坐在专属座上抿茶,举手投足透着一股特有b格的风范,只要没有那两根花白的须须。

“你整天这么闲对得起你的职务吗?”白元芳也倒了茶喝着压压火气,顺带呛了人表示对人时时刻刻都空闲的不满。方起鹤放下杯子顿生一种无力感:“我可以提醒你,我早就退休了。”白元芳一脸才得知的恍然大悟状:“难怪你每天都来蹭饭。”方起鹤默默无语拿起了茶杯表示不想理这人。

“话说发生了什么?你这样晃来晃去,我眼睛疼。”

“那也比你的须须好点,天知道我每次看到有多想拔了它。”

“抱歉,反正我看不到。”

“……”

“哐”的一声,白元芳突然放下茶壶,两眼放光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搬了张椅子一屁股坐人旁边:“出大事了你知道吗?!”话闸一开,闷在心里的情绪倾泄而出,不能自已伸手揪了旁人须须冲人嚷嚷。方起鹤赶紧放下茶杯从人手里抢救发型,要知道这年纪万一一用力须须断了怎么办:“看得出来。”默默离暴走型白元芳远了点,隔出安全距离确保自己的须须安全,这才悠悠开口,却没有再深入询问,因为他知道这人是憋不住了索性等他自己开口。

“狄仁杰这几天简直让我毛骨悚然!”白元芳想起了什么无法直视的事,抖抖身子打了寒颤:“他这几天竟然对我温柔体贴关怀有加礼貌谦逊!而且会对隔壁熊孩子微笑!这简直无法直视!”方起鹤在脑中想象了下,沉吟片刻不确定地劝了人:“也没那么糟吧?”

“不!我很确定这件事很严重!要不是因为我没啥朋友我才不告诉你呢!”

“咳!这些年我一直以为你至少会把我当普通朋友看吧?”

“自从三十年前那天晚上我就不再把你当朋友了!”

方起鹤顿觉头痛,倚着椅子揉了太阳穴:“三十年前我干了什么吗?我怎么不记得了。”白元芳一脸这厮又在装你就继续装吧你嫌弃的抛了白眼:“你绝对还记得到。”

二人争论许久却还是争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还是把重心回到了狄仁杰奇怪的态度上。事情来龙去脉其实很简单:人年龄一大各方面也就随之退化,到了这年纪上事务所委托的人也越来越少,逐渐趋于更年轻也颇有名气的那些侦探。最近有个刘姓青年上门想要拜狄仁杰为师,虽被拒绝却一直不肯放弃,一有案子便上门找狄仁杰探讨,冲着这态度狄仁杰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平时也会指点一二。结果最近好几个委托人都推了他去找那位小年轻,一时之间打击颇大,日渐消沉连性格都来了个大转变。

方起鹤听完沉默着用手指扣着桌子敲打起来,正想说着什么安抚一下眼前情绪不稳的家伙,却听得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抬头一看狄仁杰正从门外进来。“早啊,方起鹤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啊,整个人都年轻不少啊哈哈!而且我突然发现你这须须其实挺好看的。”一进门就对着座上的两个来了个大大的褶子笑,还一改往日的不待见夸起方起鹤来,甚至还把提着的糕点装盘给人送去,一脸你们慢慢吃好好聊地进了里屋。方起鹤当场懵逼,连手里茶杯怎么掉的都记不清,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眨眨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对面的白元芳:“我们还是想想办法让他恢复好了,这个转变太……”白元芳表示你丫终于理解我的感受真是太好了,当机立断拉着新盟友往外冲:“我刚刚就想好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走着!找那小年轻去!”

被拉着一个踉跄,连忙提步跟上火急火燎的人:“你不会是想……”白元芳闻言回头嘿嘿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因为小青年名气确实不错,两个不长东奔西走的老人倒也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那人的住所。此人也确实是个不错的小年轻,起码在看到白元芳上门找他时果断把活全推了,关门招待二人。落座后两人交换了眼神心照不宣,倒是刘俞这个小年轻从接待客人开始就一直僵直着身子,在座位上坐如针毡,他实在对前辈们主动上门拜访这事太激动了,他感觉自己浑身轻飘飘开心的随时都能飞起般。

“咳!”白元芳轻咳一声,用手肘捅了身旁“一心”品茶的人,示意他先开口。“前辈,您怎么了?是不是茶不合口味,我家里还有几种这就都拿出来给您过目!”见白元芳手边的茶一点没动又突然咳嗽起来,心想前辈应该是不喜欢这茶,便热心地主动提出帮人换。他哪知道,这两人一肚子坏水商量着“对付”他。“这个嘛,”方起鹤突然被人捅了下,抬头便看到白元芳瞪着自己,当即心领神会:“不用了,我们就是来看看最近风评不错的新人。”“是、是吗?!咳,我真是太高兴了,其实我很崇拜你们的!那个、能被认同真是太好了!”闻言刘俞猛的一抬头眼神发亮看着二人,搓着手一副开心的样子。

“不过我刚刚看你怎么觉得走路姿势有点问题啊。”

“这年头的年轻人都这么走路的吗?天啊……两条腿内八成这样。”

“其实我刚刚在门口听来委托你的人说他觉得你相貌不好,难以直视。”

“没事,你得相信自己,就算丑也无碍于你的推理,只是有那么点碍于观瞻罢了。”

…………

两人像开了闸的阀门,滔滔不绝的谈起了眼前人身上的“缺点”,只要是能想到的都拿出来说。刘俞正襟危坐,竟真的全部听了进去,脸色越来惨白眼神也飘忽不定,一副我真的是这样的吗生无可恋。白元芳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回事务所做饭,便提出告辞,反正他要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刘俞听人要走当即起身准备送人,只是,迈开腿时的走路姿势略奇怪了点,内八的厉害:“我送送你们吧,哦……我觉得我最近该不要出门,免得有碍市容是不是?我或许该考虑一下侦探这份职业对余是否真的合适这个问题了。”僵硬着一步一步送人出了门,消沉地跟人道别后便掩上门闭门谢客,看来是把刚刚一大堆胡掰都当真听了。

方起鹤路上看着似乎轻松许多的家伙忍不住吐槽:“你真的觉得这种方法有用?”白元芳一边在路边摊上挑挑拣拣寻思着今天吃啥的问题,边漫不经心的回了人:“我觉得不错啊,反正最近我估计是没人和狄仁杰抢委托了,就当那孩子太累休息一阵子好了,不过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有点差啊,这样子怎么出来混社会呢。”方起鹤抬头看了天色,估摸着今天又要在事务所蹭饭,为了自己的那一份还是闭嘴为妙,省得到时候惹毛了人没饭吃。他们似乎忘记了谁才是那位无辜的真正受害者!

总之后来几天事务所确实又接了几单子不大不小的案子,狄仁杰也开始恢复原样开口闭口毒舌了起来:

“你们俩个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是回光返照吗?”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你自己去了,正开心的不得了简直就想放鞭炮了,结果你还是顽强的现在这儿真是令人失望。”巴拉巴拉诸如此类的。

对此白元芳表示这真是太好了!方起鹤在一旁默默的抿茶表示他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围观者。


#今天的方大人依旧这么有b格#

#方白夫妻档的默契#

#嘿你还记得三十年前夜里干过的好事吗#

#侦探界一枚闪亮的新星就此陨落#

#你们都是抖m吗是吧是吧是吧#

#阿九表示公子你已经十年零两个月五天多一个时辰不在家里吃早饭了#

小剧场

白:总算恢复了,这几天简直就是世界末日。

方:是啊,比三十年前我约你晚上去游庙会却没去成,还把你晾在那一晚上还要糟糕。

白:你果然还记得三十年前那天夜里的事!

方:哦草……你听我解释。

狄:你们俩是在商量自己死后该用什么材质的棺材吗?那多浪费,还是直接填土埋吧。

#方大人表示要不是三十年前白元芳就姓方了#

#不准吐槽方元芳这个名#

#狄神探说你丫快滚他叫狄元芳#

#boss表示不服还不如跟着他姓李#

#某个元芳出来说要告侵权#

#白元芳说都给爷滚蛋我姓白#

刘:嗨前辈!我有几个案件想跟你探讨一下。

狄:我还以为你是来说你觉得自己资质太差要退隐,毕竟以我做了多年侦探的经验看,你还是太嫩了。

白:这孩子没问题吧?又上门来找虐了。

方: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微笑:)

#侦探界的新星还没陨落啊啊啊啊#

#住手你们仨要对这么可爱的年轻人做什么#

#新人似乎被激发了不得了的东西比如抖m#

#新人我们爱你哟快来怀#

【槽儿,睡了一个晚上怎么觉得后面写的很奇怪……】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