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剑客与剑】

【剑客与剑】

刘家村因地势偏远,又位于那大雾弥漫的密林深处几乎可谓是与世隔绝。不知何时,村子后头聚了一伙逃难而来的地痞流氓,仗着身强体壮,领头又懂几下是个练家子,在村里虽不烧杀抢掠但少不了欺男霸女。村里人一个个义愤填膺,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们就是吃准了村子偏远官府不管,况且只要好吃好喝供着,这帮人便不会再多动作。但一直这样子也不是个办法,村里人商量着到底该如何是好时,村口突然出现了一名无名路人给事情带来了转机。原来此人身携长剑一身器宇不凡,虽装扮看着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都到这档子村民也只能硬着头皮抱希望试试了,此人听罢,欣然接受了村民们的请求说他定将人都抓了见官府去,了却村里所有人这一桩心事。村民闻言那叫一个高兴,立刻拥了剑客用村子最好的东西招待。山上领头也听说了此事却并未慌乱,不过是个带了剑的,这年头不拿点真本事出来谁信啊。剑客第二天便拿了剑上山去,村里年轻气盛的年轻人也偷偷跟了去,巴着能看到故事里那种惊天动地的打斗,可事实却令他们着实惊了把。剑客约了领头单独约战,可刚开打没两下子便被领头几拳揍翻在地,跟在后头的小年轻们顿觉愤怒,觉得剑客欺骗了他们,索性不管不顾下山了去,他们还得回去商量一下此次惹毛了这帮抢匪该怎么哄好。谁知啊,人前脚刚走,剑客后脚起身活像变了个人似得,拔剑又打了起来,这次却没有了之前那种无力感,一招一式皆是凌厉,三尺剑舞得那叫一个漂亮,三两下领头便被横于颈间的剑刃吓得魂飞魄散,连叫饶命。剩下的一伙人看领头被打败,都没骨气的全跪了投降。当剑客带着一伙绑了的家伙们下山时,村民们都惊了。听观战的小年轻说后,本以为剑客只是个吹牛皮没啥实际的,谁知这下真把人端了除了这祸患。之后村里人本想多款待人几天以报答恩情,剑客却笑笑推辞了,他说,他要去找一个人,不认识但寻遍天下也要找到的人。村民们听着都糊涂了,也不再阻拦随他去了。


狄仁杰祖上大多都是书生,也算是个书香门第。唯独他,生下来好好的读书人不当,抱着把不知从哪来的剑说要当大侠。本想着让儿子考个状元出人头地,这下听人说连书都不想读要去当个什么大侠,狄老爹气的是火冒三丈,揪着人一顿好打。也是奇了怪了,看着长大的孩子,也没见他有学过什么功夫,偏偏抓了要打时人跟个猴似得三两下窜到树上,抓也抓不到,巴巴看着气的吹胡子瞪眼。村里人都说出了个练武奇才,他爹想了想,罢了罢了,不想读书也不能强逼着,索性送人去学武合了人心愿。结果却令大伙大吃一惊,狄仁杰没去多久便被送了回来,师傅说他教不了,说人不适合练武。这下把狄老爹气的不轻,不适合练武,那上次跟猴似得窜树上是他看错了?不甘心的逮了人提溜到树下,指着顶端说给我爬上去,狄仁杰看了看,死死抱着自家爹的大腿哭了起来说不会。

他爹看着哭的凄惨的,只得作罢。但书不读,武又练不好,总得学门手艺吧。于是狄仁杰不断的被赶去学这学那,但最后总是被人送了回来说不适合。后来他爹因病卧床,没过多久就撒手而去了,只留个刚刚年满十八的狄仁杰。狄仁杰也不恼,卖了地卖了房子,葬了自家爹,转身翻出压柜子底的那把小时候不离身的剑,抱着就出了村浪迹天涯去,好不恰意。村里人前几年还对人去向关心,过了几年也淡了,很快村里人便忘了曾有过这么个奇怪的人,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


大漠的环境确实恶劣,狄仁杰才露个脸便被大风吹起的沙石迎面打个正着,低头暗骂一声,不由把斗篷紧了紧。整个人匍匐着恨不得融进身下骑着的骆驼里。风没个停的刮着,仿佛能将人吹跑,狄仁杰虽确保自己有好好的把行囊绑紧,但也不由得紧张怕东西被吹走,连忙翻出行囊底的剑裹紧揽在怀中。“我说你家要真住这儿我们还是早点返航吧,就这环境,花都活不了还人呢!”磨挲着剑鞘上闭着眼都能描出的花纹,狄仁杰对着剑不满的翻起了白眼,剑身突然震动起来,脑海里也响起熟悉的声音,听起来对方也挺郁闷的:“你瞎bb啥,我都说了我只是依稀记得点,我又不肯定我家真住这大漠里!”听罢,狄仁杰狠狠敲了剑身又被坚硬的鞘弄得手生疼,悻悻把手收回反驳了:“要不为了帮你,我个正致青春的帅小伙至于这么虐待自己,整天吃不饱穿不暖颠簸流离吗?!你住剑里又不用吃饭为生计发愁!”又是一阵震动,声音带着略微心虚意味响起:“我……是你自己说了要帮我找身体的!而且我也没才让你白帮我啊,上次那个村子的抢匪,上上次那个江洋大盗,上上上次那个……”听声音絮絮叨叨罗列了一堆事迹出来,狄仁杰不耐的出声让人闭嘴。“是是是!你最厉害了白元芳白大侠!再吵吵我就把你丢下去,让你在大漠里等下一个捡到你,还能像我一样听到你说话的信不信啊?!”闻言剑身停止了震动,脑中声音也停了,气氛顿时凝固起来。狄仁杰把剑往怀里又带了带,不再开口说话,贴着骆驼发起呆来。

他到底是怎么惹上这么个奇葩的呢?耳旁“呼呼”地灌着风,意识也开始沉浸在回忆中变得模糊。他还记得那天下午他爹又吹胡子瞪眼的叫他去读书,所以他趁着人摇头晃脑讲大道理时跑了出去。那天的太阳格外温暖,鼻尖还能闻到幽幽的不知名香味,也可能是他自己的幻想吧,总之在他撒欢儿一个劲乱窜时,他捡到了,草丛里的一把剑。明明看起来是崭新的且剑上的纹路也在向他示意着这件物品的贵重,却仿佛被世界遗弃般丢在乱草堆里无人问津,他咽了口口水,禁不住诱惑走过去,拿起了对他那个年龄段来说不太好拿的长剑,他把剑支在地上费力笨拙地拉开剑鞘。然后脑子里仿佛被隔壁家王大叔家那头牛用蹄子踩过似得,痛的当即松开剑抱头在地上滚起来,在他双眼发黑昏过去之前只想了一句:“原来被踩真的这么痛啊。”醒过来时天差不多已经全黑了,狄仁杰扶着背后的树干起身,昏昏沉沉之间只看到面前有个白团子蹲着看他,被吓得脑袋清明保持着起身的姿势和白团子对视。他记得村里人说林子里晚上会有小鬼游荡,没想到竟是真的,这样想着越发害怕起来,他想他还没玩够就要死了真的太不值得了。正胡思乱想之际,地上的反倒开口了,软糯的声线让他回了神:“你这样不累吗?你腿在抖诶!”关乎男子汉的尊严问题哪怕对方是鬼也不能忍,于是他立马反驳:“没、没有!你看错了!我只是在锻炼小腿!”这么一来心里的害怕不自觉减轻了不少,他眯着眼慢慢往地上看去,突然发现这“鬼”也不过是个普通小孩子模样,还比自己矮多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咽着口水他慢慢蹲下身伸手戳了戳,而对方也只是呆愣的看着他不做声,不觉胆子又大了几分心想鬼也没什么可怕的,手下也不客气的揉着人脸。‘还真是个白团子啊啧啧,手感真好。’揉着揉着对方可就不乐意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这下狄仁杰可就慌了神连忙哄着人,一来二去一人一“鬼”竟坐着聊起了天。他这才知道原来“白团子”叫白元芳,是他捡的那把剑里住的魂魄,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进到剑里去,不过除了狄仁杰一人以外就没人能看到他。或许是很久没和人说过话也或许是心里憋的难受,说着说着白元芳也抽抽搭搭哭了起来,小孩子向来都心软,也比大人们多那几分正义感。兴许是白元芳无害的样子,又或者是他哭的太可怜,狄仁杰心里忽的升起一股责任感,噌的起身拉起人,呸!鬼揽着,借着身高优势把矮一头的白元芳给闷怀里:“你放心!以后我照顾你好了!”

于是乎狄仁杰把剑带回了家,然后就被自家爹爹摁着揍了一顿。狄仁杰捂着被打的屁股抽抽通红的鼻子,挂着泪水想,’完了完了,我的面子都丢光了,也不知道白元芳看见没。’这个时候满心要当人家大哥的狄仁杰还没意识到,他觉着“弱不禁风”的小白团子其实是个武功盖世且失忆的人。

直到……’直到什么来着?‘狄仁杰正回忆着,怀里剑身又抖了起来,脑海里响彻着白元芳的嚷嚷声震的狄仁杰清醒不少:“狄仁杰狄仁杰!你猪啊这样也能睡过去!我们到了,要不是我机智一直注意外边,你死在这儿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不耐的翻下骆驼在地上随手找了块石头就要往剑上嗑,终还是在距离一点点时住了手,狄仁杰一边在心里想这人白养了还是小时候好乖乖的多听话啊,边继续在地上翻找小点的石头准备“揍人”。“诶诶!狄仁杰你干啥呢?前边有店你没看到啊,你都几天没吃饭了到时候饿死了我可收不了尸!”没等他决定拿哪块,白元芳又嚷起来,狄仁杰抿嘴丢开石头狠狠敲了剑鞘,不出意料空旷的大漠里下一刻便回荡着某人的痛呼声。“我说你这人,怎么老是喜欢敲剑鞘呢?好了好了,谁没点小怪癖我理解……”捂着钻心痛的手,狄仁杰选择了默不吭声拉着骆驼走着,想着以后把人身体找到还魂绝对要把这些都好好敲回来。不过白元芳就没想停下来一直絮絮叨叨:“你看你从小到大,要不是我总能在危机关头救你,你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像那次你被你爹赶得满地窜……”闻言狄仁杰但是想起来了,低头看着剑嗤笑起来:“也就是因为那次,我好好的整个人生都给毁了,你说你该不该赔我?论我的聪明才智,要是那次你没出手我肯定乖乖去读书考个状元。”白元芳顿了顿,不满的咋舌嘀咕着:“帮你还要被说……赔赔赔!赔个状元郎给你!”虽压低了声音不过还是清楚的被人给听了去,狄仁杰突然心情大好,抬头望着远处与大漠融为一体的落日余晖长舒一口气,勾唇轻笑:“状元郎就不用了,白元芳,等你找到身体后赔个媳妇儿给我。要白姓,武艺高强,爱叨叨,素爱白衣。”听罢,白元芳可耻地缩了不再做声,反倒是狄仁杰起了兴致,不断的找话茬逗弄人,直到人气急败坏吼才大笑着罢休。


白元芳,你得将我携带一生。


照例小剧场来一发☞


让我们来回忆一下当初的刘家村事件,其实当时狄仁杰已经商量好了,一开打就换白元芳上,只是他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他忘了叫白元芳起床。于是乎悲剧来了☞装逼一时爽,菊花呸!全家火葬场。

狄:妈个鸡什么情况,白元芳白元芳!睡你妈逼起来嗨!

白:【方才被叫醒下意识回了】嗨你妈逼滚去睡!

狄:(#‵′)ง


【关于生活费问题什么的】

狄:生活费又快没了,唉,我这个风华正茂的小帅哥就要这样饿死街头吗?

白:瞎bb啥呢?我不是刚刚领了江洋大盗的赏吗?饿不死你放心!


#无论在哪里狄仁杰都是被包养的那一方#

#脸呢#

#史上第一奇葩cp#


【万岁!一发完结的感觉真好!妈个鸡坑好多我不该开的_(:D」∠)_】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