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方白】赌

【六一预告,然而并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既然是六一,那就要让小孩子和大人都能愉快的度过一天啊☆帅的人已经准备好零食送小白了,丑的人还在为自己的腰包瘦下去心疼】




正值盛夏晌午,热气入骨三分,从内而外发散的炎热,令人不由透不过气,这档儿怕也只有那蝉能有力气嘶鸣几声。街上的人流也少的可怕,人人都碍于这过于炎热的天,几乎家家闭不出户,白府亦是如此。

府中几乎见不到几个人,唯见几个恰好倒霉轮班的家丁打着呵欠散漫的做事。正待此时,庭廊尽头一道白影闪过,伴着刻意压低的脚步声倒也一路畅通无阻,此人蹑手蹑脚来到府中唯一一处狗洞来,熟练的拨开草堆便要钻入。“哥!你去哪?”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如惊雷在耳边炸开,少年连忙回身拿刚扒了草堆带着泥土气的手捂了来人的嘴,紧张地四下张望几番,见无人注意到才放下心松开了人。白洁一被放开连话也来不及说,屈膝蹲在地上使劲吐着口水,企图把嘴里那股泥土味去了,她不满地翻着白眼起身揪住趁机想溜的人:“白元芳!你说你要去哪啊?别以为我没注意你这几天一直都偷溜出去玩,我不管我不管,你今天不带我的话,我、我就去告诉爹爹!说你天天溜出去干坏事!”

本想趁自家妹妹不注意溜走,省得人叽叽歪歪缠着他,没料到白洁早就对人心中想法猜个透,刚钻了个头就又被拉了回来。无奈之下,白元芳不耐地把人提溜到角落里,防止哪个吃饱了没事干的下人过来看到他们。看来今天不带她出去这事是没完了,要是被爹知道免不了一顿打,想到这白元芳甚至觉得自己屁股都开始隐隐作痛了,咬牙僵硬的挤出一丝微笑揽过白洁:“妹啊……”白洁又翻着白眼,没好气地拍掉了肩上搭着的爪子:“哼!说什么也没用!快说,你到底要去哪玩!”看着打定主意不肯放过自己的妹妹,白元芳顿生出一股无力感,转念又想到和人约好的时辰都快过了,情急之下把白洁一推就转身跑走,临走前咬咬牙给人许了好处封口:“妹你别说出去的话,我今天回来时给你带隔壁街那家你一直想吃的桂花糕!三天份!就这样吧,哥哥我有事先走了!”说完,不等被推个踉跄的白洁反应过来,白元芳跟个被狗追兔子似的窜走。白洁连连后退好几步方才稳住自己没有摔倒,她看着已无人的草丛摇晃着渐渐归于平静,不由红了眼眶心下涌起一阵阵酸胀。印象里白元芳虽然老是坑她这个妹妹,可有什么好玩好吃的虽然嘴上不情愿说着麻烦,可都还是会带着她一起,哪像现在,总是瞒着她偷溜出去也不跟她说原因。突然有种自家哥哥被看不见的人抢走的不满,白洁嘟着嘴死死揪住衣角的手泛着白,“哼!谁稀罕你买的东西!不带我就不带我!看看到时候谁后悔!”白洁抹了把脸,昂首挺胸扭头往来时的方向走,她决定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解暑消火气的东西。至于白元芳,让他去和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野小孩玩去吧!她白洁才不稀罕呢,哥哥那么蠢迟早会被嫌弃,到时候灰溜溜跑回来找她时一定要好好嘲笑一番。


而此刻被惦记的那个人则完全不知道自家妹妹所想的东西,白元芳兴高采烈地在街道中穿梭着赶往目的地,还不忘避开那些认识他的小摊贩以免哪天那些人说溜嘴被爹爹知道。他一路脑子溜着号,就这样来到了城郊西边那块小树林里,绕着茂盛的草丛堆晃了几圈终是寻得了路。跌跌撞撞一路不知挂了多少彩,腹诽着回家多半会被爹发现偷溜的事情不由心情低沉起来。不过小孩子终究还是孩子,眼看着快要到达的目的地,还是将刚才的烦恼弃之脑后,张开双手撒欢似的在渐露的小道上奔跑着。

等他跑到近的都瞅见人衣角在树的遮掩下露出一截时,才停下想起自己可以去吓吓人,这念头一旦起了就停不下。权衡再三,白元芳终是小孩心性占了上风,想着那人既然没什么动作多半是没察觉他的到来,便蹑手蹑脚地往树后走去,满脸恶作剧即将得逞的得意笑容,畅想着这人会被自己吓到失了平时所见的淡定,一时不察笑出了声。‘不好!——’白元芳慌乱地连忙伸手捂住嘴,似乎这样便可以让刚刚漏出的声响不被人听到。闭了呼吸好一会儿吓得小心脏是扑通扑通的。然而前边的人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白元芳侧着身子探过去,只能看到隐隐约约半个身子仍是纹丝不动。心下奇怪怎么这样都没被人觉察,指不定是人睡着了这么一想白元芳放下心。轻了步子一口气溜到树下探出身子伸手狠狠拍了下去:“哟!”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