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邰伟】吾家有儿不好养

一个奇怪的脑洞开头预告……(:3▓▒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就是想看被孤儿院的熊孩子孤立欺负所以离院出走的木木碰上正值青春年华【bu】的叔,然后叔左看右看这孩子长得怎么这么合自己眼缘呢多讨喜啊!就给领回家养着了(:3▓▒

#孩【xi】子【fu】不说话,多半是傲娇,多调戏几下就好了#

#包子脸就是吃香#

#孩子就这么跟人走了不考虑一下是不是坏人吗?!#



捡到方木的那天,当那个瑟缩成团子的小鬼鼓着一张包子脸抬头,既怯又不甘示弱的眼神一瞅过来。邰伟就知道,他这辈子算是栽了。


为了抓到邢局说的那个犯人,邰伟一连着几天不回家也不洗漱扎根似得蹲点,总算是在第三天把沉不住气的家伙逮个正着。眼看着犯人被押进警车里,邰伟紧绷的那一根弦终于断了,眼睛里早已布满血丝眼皮子当下就打起架来,要不是一旁有人帮着搀了下怕是就这么站着睡过去了。邰伟迷迷瞪瞪甩了甩脑袋,一抹脸,勉强提起神儿来,看现场似乎也没他啥事儿了,便拍拍屁股走人回家去。没料到走到半路上下起了小雨,虽不是很大却也密集,没过几分钟邰伟全身就给湿了个遍,平时张扬着往上翘的奇特发型都服服帖帖地垂下紧贴着脸颊,旁人眼里看来是颇为怪异。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眨眨干涩的眼睛把雨水隔绝出去,这下好了,一点困意都没了。邰伟抬头看看这灰蒙蒙的天心里骂起娘来,也不敢多待,一撩前额的头发抹到后脑勺就不管不顾跑了起来,好在下雨时离自己家也不算远,邰伟没跑几分钟便到了家门口。眼瞅着都看到家门了,急匆匆地迈了好几步躲进了屋檐下,邰伟使劲抖了抖湿衣服一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揉着鼻子心想多半是这几天蹲点把体质都给蹲下去了,他娘的明天非得让邢局请客去,这么想着不由笑了起来,笑声在安静的环境显得十分突出。“傻逼。”不轻不重一声儿传到邰伟耳边,跟个炸弹爆炸般把人炸懵逼了,卧槽有人啊?!寻着声源看过去,原来左脚边一直有个小鬼坐地上抱着膝盖看雨,本着人民警察要对市民负责的想法,邰伟屈膝蹲下身凑近了这个小鬼打算问问是不是迷路走丢了。一凑不由一愣,这小鬼看着只有七八岁的样子,瘦的跟个猴似得就张包子脸看着讨喜,身上衣服还不合身隐隐能看到身上有被打过的淤青。“小朋友你是不是走丢了?”“小朋友,叔叔跟你说话呢!”“喂!小鬼你倒是开个声啊?”邰伟眉头一紧,不管不顾一把抄起不理自己的小鬼抱进怀里就往楼上走,这年头的孩子都这么拽吗?人被抱着上了楼也不吭声,也没反抗啥的,就这么默默跟着邰伟进了家门。

邰伟带着人去厕所扒了身上湿衣服一起洗了个澡,期间这孩子还是啥都不说低头配合着动作。出来后邰伟才想起自己家没小孩子衣服来着,回头望了一眼被毯子裹得严严实实放沙发上的小鬼,一拍脑门子,跑卧室里东翻西找翻出件自己最小的衬衫给人套上,虽然还是露了肩头一直长到大腿上。邰伟一把捞过人又给加了被子裹好,戳了戳鼓鼓的包子脸左看右看不吭声的越看越讨喜,没由来的喜欢这来历不明的小孩子,于是挂着笑脸蹭过去:“小鬼,你叫什么啊?我总不能小鬼小鬼的叫你吧?你看我还把你带回来帮你洗了澡换了衣服,冲这你都不肯说一下你名字?”小孩子怕是烦了,探出小手紧了紧身上被子,一双葡萄黑的大眼睛瞪了邰伟一眼,软糯的声音飘了出来:“方木……”说完名字整个人就缩被子里,跟团子似得又闭口不言起来,“诶诶?!怎么又缩起来了?你头发还没干呢,方木啊……来来,木木~乖,把头探出来我给你吹吹再睡啊。”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