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邰方】等待

等待

_(:3」∠)_我在写什么鬼哟。

奇迹是什么?

当方木带着一脸擦伤重新站在他面前时,那就是邰伟的奇迹。少年仍是那般,变了又没变。虽未曾走出过自我铸建的牢笼,但眼神中隐隐闪着的,不正是当年令他沉迷的光吗?

他回来了。

方木于邰伟,意义之重怕是本人也未曾觉察。
初见时,略高出几分的身高差使得人望向他的眼神看起来越发倨傲,当下便在心里暗暗唾弃。这样自命不凡的小年轻他见多了,虽然被抓后仍一副临危不惧淡定从容不由得令他赞叹,但没拿出真本事终究也只是个过于自傲的小年轻。
不曾想,竟真三两下功夫给人破了,邰伟望着对桌低头看着资料的人默默把心底给人的差评划了去。
‘仔细看看,这小伙子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俊啊’

盯了半天,最后只得出个人相貌堂堂器宇不凡的结论,邰伟暗暗想一定是他最近被案子弄得本不灵光的脑子又罢工了才会关注这种问题。

人的好奇心一起,可谓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借着查案的机会,邰伟可是把方木这人好好了解了个通透,恨不得把人从小到大的事情都打听一遍。得知这小子是个孤儿的时候,没由来地生了一丝心疼,更生了几分好感。

‘这小子,争气,厉害!’

时间给予人遗忘一件事的权利,无论曾经在生命中留下怎样的深刻,总会有一天将随波消逝。
当然,也有可能使其越发铭记于心,缠绕入骨,久徘不去。然而这些都没关系,和邰伟没有丝毫关系,他不如方木那般聪明,想不到更多的事。他只知道他不能让方木就这么废了,方木那么聪明的一小伙子,不该就这么下去,他应该带着他那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在案场上煜煜生辉,而不是这般在学校里浑浑噩噩惶惶不可终日。

他经常去看那小鬼。不为什么,就是一股子劲没处发,憋着全推在要去看方木这事上了,弄的警局里唯二知情的刑局看鬼似得看他,说他人还没结婚就想儿子想疯了,把方木当自家儿子养了。他细想来也觉得尴尬,自己确实与方木没多大关联,就这么因为几个案子就缠上了人家,这突如其来的好意一般人铁定都接受不了,何况方木。

想归想,但仍是停不下来,三天两头不是往方木那儿跑就是乔教授那跑。
他总觉着今天没成,或许明天就成了,他想当初的那个方木想念的紧,隔段时间不去看人心里就空落落的不是滋味。到了学校后也不是喊人出来,就专挑些人上课时,或者分不出神来时,找个角落就这么看着,等人走了,自己也起身拍拍屁股走人。

得,一天又过去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