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蔺靖】#污#


只是污!别多想!!哦。我的语文都还给老师了嘤!

我想这ooc的没救了我滴个娘。




他想,他约莫是魔怔了。


那人生来一股傲然正气,定是不甘示弱折服于他人,一身傲骨清俊眉眼说不出来的好看和韵味,也让人忍不住想看看他慌乱与难以自制起来是何模样。这不,占了单打独斗不如自己的便宜,他把人压在了寝宫的软榻上,也亏得这人素来从简,偌大宫殿如此身份,也无近侍在旁伺候。也方便了自己此番动作,他知对方对此形式万分抵触,甚至乎动怒,但瞅见这人被自己压在身下平日仪态全无,脸涨红着呵斥自己所作所为,便没来由地兴奋起来。于是乎手不规矩地乱动起来,褪了腰带剥去外袍,余下的衣服要脱不脱地挂着,手指溜进里衣贴着肌肤相亲,除去那些旧伤留下的疤痕,入手处一片细腻令人爱不释手。他如获至宝般磨挲了一遍又一遍,弄得身下人遏不住地抖起来才惋惜的停下,他还未尽兴呢。可那人却不是这样想,抑住身上被带起的反应抬眼狠狠地瞪着他,厉声呵斥,若不是因气息不稳断断续续反而露出几丝风情的话,倒也如平日里一般了。可惜,他哑声轻笑,心上越发火热起来,又使了几分力牢牢制住人,手上越发放肆地在人身上探寻,嘴上也不闲着,专门挑那人厌着的所谓“淫诗”诵起来。气得人直发颤又奈何他不得,被带着沉入情欲挣扎,嘴里翻来覆去的念着“放肆”“登徒子”,竟无别的可骂,听来直让人发笑顿觉的这人可爱得紧。

对人几番探查下来,只弄得人堕入情欲而不自制,又撑着一股气挣扎着起来叫骂,妄图他回心转意。可他是不听的,这种时候怎么能听,制着人开扩完就迫不及待地大刀阔斧进攻起来。受制的那方本就是不情不愿,便用着愤怒的眼神瞪视苛责着他,一边又不自禁地落下情迷意乱的泪来,眼角带起的一片飞红配着那双喷洒着怒火的眼来,勾的他喉咙发紧恨不得再使几分力。然后他还就真这么做了,还恶意地抬手在人身上四处游走刺激敏感部位,牵起那双细长的手交握着根根不落下的舔舐亲吻,高高低低的细碎呻吟就这么从肿胀的殷红唇瓣漏出,令人血脉喷张不能自已。

他或者还可以找点更刺激这人的事做,例如,大殿之上那宽大的龙椅。是的,想到此他几乎要疯了般抑制不住。那人身着象征权利的衣袍在他的动作下凌乱不堪,几乎是屈辱地被带进怀中摁在龙椅上,双目燃着两团火焰,殊不知更带起了那股施虐欲。他发疯的咬上眼前的脖颈留下一连串痕迹,掐着人精瘦的腰肢从后面直直撞入,力度大得让人以为他差点掐断了自己被握住的腰身,被迫昂起头来往后扬着划出好看的幅度,漂亮的眼睛淌下泪来。紧皱的眉宇间似痛苦似欢愉,夹杂几分羞耻,看着他癫狂起来。摆动的力度大的惊人,似要把怀里的人往死里折腾,与人抵死缠绵在这龙椅上。

然后……


然后伴着熟悉的鸟鸣声,琅琊阁阁主就这么从床上惊起差点翻下床。脑中那些画面激得他喉间一阵发紧,胸口发闷地空虚起来,连忙起身踉踉跄跄跑到桌边抄起杯子就灌,也不管是隔夜的茶水,他得压压火气。“呸!……呸!怎么这么涩!!”


评论(28)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