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昊欢/狄白】桃李春风一杯酒(一)

*猜猜,狄白是什么play(滚。
*作者复健已废。


“就算是个初入江湖的愣头青,也是知晓这江湖三大派,分别是为清源,苍穹,宣武。近年来清源愈发强势,隐隐竟有领头之势,而原与清源不分伯仲的苍穹,却因着三年前那桩丧尽天良的侠骨实验,遭至正道武林围攻,名声一落千丈,不过——这现任的苍穹掌门倒是评价颇好。”

言至此说书人骤停,掷了折扇在桌上,拿起温茶轻呷,本想卖个关子,可底下人却是不满极了,当下便嚷嚷着抗议。

“你说的这些陈年烂谷子,我们大伙儿都不知听了几遍!你今儿个要是还想着靠这些吃饭,我们大伙儿可不答应!”

“就是就是!”

“也不知道换点新颖的,净拿过气消息糊弄咱们!”


“啪!”

说书人也是急了眼,吹着白胡子一拍醒木,总算是止了群人纷议,这才又不缓不慢,抚了长白须,闭目思定。

“今儿个还真就是各位没听过的——江湖三大派这第三个,宣武!”

“这宣武虽名列前三,却是行事低调,一向不与外界相通。有言道,去了宣武,犹如石沉大海,是与外边断了个干净般。”

这时堂下人坐不住了,得意洋洋冲着身边人侃大山。

“可这宣武我看着年年入他门派的人也不少啊!”

“可不是吗,我是听说,这宣武是奉行特立独行,招的人侠骨底子差也不要紧,所以别的派不收那些全跑去宣武碰运气去了!”

“嘿!这位倒是说对了,宣武专攻阵法机关,对侠骨内能优劣不甚在意,但求入门弟子脑子灵活。可这也不是老朽今儿要说的,老朽说的——是这宣武少主,掌门姓孙,可身为他儿子,却不是跟老子姓,反姓了白!这当中啊,那是隐情颇多……”

仍凭说书老者如何天花乱坠,胡乱这父子关系。他口中那宣武少主正坐在堂下偏僻一角,一人独占了一桌,拥挤人群中异常得显眼。白衣素色不染纤尘,眉目稚嫩多是柔和,旁人看着就是个刚出师门不久的少侠。他悠哉悠哉捻了粒花生米丢进嘴,咯嘣响间唇齿留香,暗道这小店花生米倒是不错。思定片刻,抬手招了小二。

“这边再给我来碟花生米!”


春和景明之时,侠考镇三年一届的侠考,又是开赛在即。往来人潮拥挤,都盼着今年能拿个名次,从此名门正派就职,踏上人生巅峰笑傲群雄……想多了。
今年非议纷纷,说是宣武少主也是今年侠考人选之一,听得的想的多,暗暗叫苦,怕是今年状元又是被这宣武包揽下,届届一个少主,就不能全凑一起去拼个厮杀吗?

不过任凭传言满天,不到开赛那日,谁也说不清是真是假。

谁让这宣武存在感低,历年八卦小报视线聚焦都是苍穹清源,若不是今年风声大了,任谁也记不起宣武这大派来。


“宣武少主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就听人说啊,他不是跟他老子姓,嘿呀这可就有意思极了!”

客栈内三两一桌,靠窗那桌交谈声大,招人瞩目,窥二人均是短打装扮的大汉,膀大腰圆横肉生满脸,大刀随意悬挂腰间,看着是性急暴躁,寻常人望一眼便移开目光,怕是惹事上身。

而旁侧一桌,是位圆脸粉裳小姑娘。生得是俏丽,乌溜眼珠子一转,竖着耳朵偷听身边人说话内容。不知话语触及她哪点,当下蹙起眉头不悦之色,撅着嘴拿筷子狠狠戳了桌上红烧鱼,竹筷瓷盘撞击清脆响,许是用力过度酱汁溅手,小姑娘低低惊呼出声,引得大汉停下看她。

“小姑娘可要小心着些啊,这要是烫着留了疤可如何是好?”

“到时情郎可就不喜欢你咯!”

听得不怀好意的调侃,粉裳姑娘气极,杏目圆瞪含怒火,拍桌侧过身狠狠剜他们一眼。

“你们乱说什么!”

小姑娘气呼呼吼道,大汉们还欲说上几句逗她,眼尖那汉子却是暼到,小姑娘翻掌间蓝光微闪,也是个练家子。这年头谁还不是看过几本话本的,要知道话本里这种看着好欺负的小姑娘多半都有女主光环,等着人上门送经验呢!怕图了一时嘴快招惹硬茬子,汉子忙拉住朋友示意,冲小姑娘笑笑赔了礼。见两人已是诚恳赔礼道歉,粉裳姑娘一时愣住,倒是找不出他二人错处了,生生将火憋回去不能撒,别提有多郁闷了。

小姑娘鼓着腮帮子郁闷,本就圆润的脸儿,登时又圆上几分,看着跟主持人孔连顺神似姐妹,不是,神似兄妹。

“说我哥,还说我,气死了!不行…我哥说过了,一个人在外边少打架,不能惹事。啊啊啊还是好气啊!”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