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昭只。

江湖两个字,百般招法。

【蝙超】盛夏和克拉克




有人掘开了他的坟墓,在凉爽的夏夜,以粗暴的方式强行让他重见光明,哦不,满天星辰。

‘那可不太礼貌。’

克拉克在心里轻轻的说,他还没法开口说话,甚至睁不开眼睛,但他能感觉到,留连在身上的炙热目光,轻柔抚过发丝的手,那很温柔。

克拉克险些伴着这种小心翼翼的温柔睡过去了,哦不。他已经睡得太久了,何不试试睁开眼?鉴于好心的“盗墓者”先生已经帮助了他,脱离沉闷又狭小的空间。

哦是的,我该醒了,我睡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妈会需要我的,农场里那些活儿。

超人死去,人们为他哀悼,过往诸多苛责皆消散,剩下的是一座光明伟岸形象的雕塑。

他是神,就该高高在上。

来自堪萨斯的大都会小记者死去,无人知晓,哀痛的只剩那些亲友,世界不知道他为他们做过了什么。

可神是不死的,至少现在他仍未。

在第一个错过的盛夏,克拉克遗憾的叹息无人知晓,没有人知道这个堪萨斯小镇男孩对午后暖烘烘的阳光有多渴望。

而第二个盛夏,克拉克已经学会了接受,虽然仍有小小的抱怨,但他确定是不会有人来关注他的,谁会在乎一个被判定死亡的人。

可他们至少该检查检查我的,或许就会发现,“嘿这家伙没死呢!给他晒晒太阳吧,你懂的,关于那些氪星定律。”

抱怨被隔断在土层,只有那些亦同样埋在土里的种子才听得,克拉克顺着繁杂的思绪开始昏沉,他又要睡去了。

这是他现今唯一能做的事情,用沉睡抵御等待的无聊。

随后不知第几个夏天,他被唤醒了,感官在顷刻之间接收着无数,清甜花香,啾啾鸟叫,风抚过草地的温柔,水欢唱着奔向远方,不请自来者对他倾注的视线。

那将会是克拉克永远铭记的盛夏。



这年堪萨斯的夏天格外炎热,人们虽是习以为常,却从不在午后外出。

“那太热了,简直要给晒化了,也就肯特家的小子敢这个时候出去。”

小镇里的人都知道,肯特家的克拉克有个怪癖,喜欢在最炎热的午后时出门玩,奇怪的是高温暴晒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见鬼的甚至比女生还要白。

克拉克无疑是狂热地爱着堪萨斯的夏天。

他是一道迅疾的风,奔过湿热的土地,带起热浪,在堪萨斯的原野上赤裸裸地暴露自身的独特,可没人注意他。

没人在关注他,他们都在阴凉的屋内避暑,克拉克欢畅着奔跑,阳光在他身上镀上一层金,暖烘烘的酥,克拉克合上了眼,他知道没有什么会伤害到他,他不想停下。


同样的盛夏,他却不得不叹息着放弃,他被埋在三尺之下厚重的泥土里,棺木隔绝了世界,也阻断了阳光。那声轻叹回荡在棺木中,无人倾听他。

他并不因此而沮丧,人人都知道四季是往复的,夏天永不消逝。

他错过了今年的,没关系,下一次,或者更下一次,会更好。

在丰收的秋,凛冽又漫长的冬过去后,春天回顾,生命也在苏醒,那些藏于地底下的,尚且沉睡着的生命。




Always。


评论(11)

热度(91)